網站地圖聯系我們  | 加入CESSP  |登錄
体彩20选5开奖结果查 >編輯視點 >編輯視點

回歸本源,振興中國期刊,爭創國際一流——中國科學技術期刊編輯學會理事長朱邦芬院士在2018年中國學術期刊未來論壇上的致辭

2018-11-09 責任編輯:朱邦芬 點擊:10371

每年一次的中國學術期刊未來論壇都有這么多人踴躍參加,說明我們論壇每年都有新的內容發布,新的觀點交流,新的面孔結識,新的知識學習,在這里大家可以有所收獲;另一方面也說明我們還需要進一步把未來怎么發展的道路理清楚、謀劃好、設計好。

2017年我的發言主題是爭創國際一流、振興中國期刊,我想,今年還是這個主題,但是要加上一句回歸期刊本源。為什么這么說呢?爭創一流、振興中國期刊,這是中國科技期刊的目標,然而始終不能忘了學術期刊的根本宗旨。歸根到底,學術期刊要更好地發揮自己的傳播交流評價的功能、學術記載和成果優先權確認的功能、科普的功能和保存的功能。各類科技期刊的宗旨側重點不相同,目標、定位和戰略自然也不同。不摻水分的影響因子固然反映了學術期刊所刊論文短期內的平均影響,但畢竟不是期刊的本源,更不是所有種類的期刊努力的目標。更何況,辦學術期刊本身也屬于科研活動的一部分,科研是求真務實的,是老老實實的學問,來不得半點虛假。辦學術期刊與做學術研究一樣,需要恪守科學規范,弘揚科學精神。

中國科學技術研究取得了很大的進步,我們的學術期刊也取得了很大的進步,但是兩相比較,期刊的進步還是遠遠落后于我國科研的進步。什么原因呢?期刊界的同人都說,現在科技人員投稿首選影響因子高的期刊,大多數國內期刊的影響因子比較低,因此絕大多數優秀稿源外流,造成國內期刊的影響力上不去。這是不是一個原因呢?我以為是的。由于我國急功近利的環境沒有根本改變,許多科研工作者的科研產生了異化:追求個人頭上的帽子勝過追求學問;由于評價體系的偏差,許多學術機構和研究者個人追求刊物的影響因子勝過切切實實解決科學問題和解決實際問題。另一方面,我們期刊界是否也要反思一下,我們是否也在某種程度上背離了科技期刊的本源,也在費盡腦筋、一味地追求提高自己刊物的影響因子而忘了科技期刊的根本宗旨?

如何改變這種情況呢?首先,大形勢正在變化。去年論壇上,我提及朱靜院士的遭遇。這件事反映,我們的人才評估、科研成果評估和學生獎學金的評估政策等方面出了點偏差。兩天前的20181023日,科技部、教育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等5個部門聯合發文,開展清理唯論文、唯職稱、唯學歷、唯獎項專項行動。這明確告訴我們,科研要回歸本源,人才不能靠帽子,貢獻不能靠數論文、不能靠數期刊影響因子,好的論文不是靠好的包裝和故事。我們中國的科技期刊,迎來了新的機遇和挑戰。

我們的機遇在于,有關部門的評估政策正在改變。不唯論文,不是不要論文,而是要注重論文成果的實質創新而非刊載論文的期刊的光環。因而,對我們學術性期刊而言,論文的質量為王,論文發表的優先權是硬道理,論文傳播的及時性和廣泛性是重要因素——只要我們扎扎實實把自己的學術期刊辦好,為作者服務好,使作者的成果,特別是中國科學家的優秀成果率先發表,我們期刊完全可以與國際一流期刊競爭。目前,我們已有一些期刊開辟了優秀成果快速發表的綠色通道,我們還需要更多的主編、編委和編輯多參加學術會議,多了解學者的最新優秀成果,獲悉后主動約稿,在這方面我們是有一些優勢的。

2018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經過40年的努力,中國科技創新事業正處于歷史上最好的發展時期,隨之而來將是我們的出版優勢。優秀的學術期刊除了要緊跟和追蹤科學技術的發展脈絡,還要有分析和鑒別優秀創新成果的能力,要與最具有創新能力的學者、作者建立經常性的聯系和溝通,為他們服務好,使他們的文章能夠在國際競爭中脫穎而出。我們一流的期刊還要有能力在一些具體科研領域獨具慧眼,和科學家們一起引領學術發展;我們要為年輕的、不出名的新一代科學工作者提供服務和幫助,要以切切實實地提高中國科技研究水準為重。

在迎來機遇的同時,我們期刊界也迎來了新的挑戰。不唯論文,對于以靠論文灌水的人來說不是好消息,對于我們一些靠濫發論文收取版面費的期刊來說,也不是good news。中國的期刊出生不容易,死亡也不容易,但愿這次5部委四不唯的導向能淘汰一批劣質期刊。

再則,就是現在大家非常關注的學術誠信問題。我曾用兩個史無前例來表述我國學術誠信問題的現狀,即學術誠信問題涉及之廣及其嚴重程度史無前例,社會各界對于科研誠信問題的關注史無前例。學術不端,哪個國家都有,關鍵在于,是否真正做到一票否決,認真查處,阻止其蔓延。在這方面,我認為,中國學術期刊沒有很好地盡到自己的職責。許多中國學者的學術不端行為都是被外國人發現并公開的,欺詐評審也是被國外期刊或出版機構發現并撤稿的,而沒聽說中國期刊做了些什么。在反對學術不端上,我們很不認真、很不得力。學術誠信是科研工作者的學術生命,更是學術期刊之本、最重要的社會責任。現在有了一些技術手段,可以進行學術不端檢測,但這僅僅是一個輔助手段。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的計算機系統,在查處各種與科學基金相關的學術不端行為上發揮了很好的作用,聽說中國知網正在搞一個世界知識大數據系統,整合國內外的文獻信息資源,希望這個工作能為中國學術期刊編輯反對學術不端的工作提供幫助。

當前網絡化、大數據、人工智能很熱,學術期刊要利用好這些手段,創造新的辦刊模式。2017年論壇上,我曾講過一個夢想,就是研究人員可以直接在類似于ArXiv的網絡平臺上發表自己的研究成果,再通過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技術得到公正的排序。盡管在網絡發表文章很有前景,但仍然需要學術期刊,包括學術期刊的品牌、專業經驗、專家審稿隊伍,等等。關鍵是期刊出版模式在網絡化時代要做相應的變化。現在國際上大多數一流期刊都有網絡版,而且內容極其豐富,包括很多的多媒體增強內容,如圖像、實驗過程、相關數據等等。目前大多數SCI收錄期刊都在做網絡的增強出版,這種期刊出版方式業已相當普遍。學術期刊與互聯網、大數據、智能化的結合,將是學術期刊的必然趨勢,大家只有高度重視這一點,才有可能做強中國學術期刊,也才能更好地為學術研究、科技發展提供服務。這是振興中國期刊的一次歷史性重要機遇。

最后,我希望我們的未來論壇辦成真正能推動學術期刊發展的平臺,一年比一年成功。我希望我們的未來論壇能夠促使中國的科技期刊、中國的所有期刊在國際上有更大的影響力,做出我們中國應有的貢獻。

                                                                                                                                    本文將發表于《編輯學報》2018年第6期